都选网
当前位置:都选网 > 综合百科 > 正文

《沉默的真相》死亡换来的真相_为什么世田谷案破不了

《沉默的真相》死亡换来的真相

《沉默的真相》死亡换来的真相

顾城说: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他寻找光明。

在黑夜中寻找光明很难,就像江阳一样,七年的时间只为还候贵平一个清白。

最后看到江阳用伸缩衣架勒死自己的时候,脑中浮现出“震撼”、“沉痛”四字,它们不只是形容词,而是冰冷的真相,死亡赢得的真相。

《沉默的真相》已然完结,久久不能平静。因为江阳,哭死过去。

被陷害入狱的江阳,出来后没有了年少的意气风发,只有病痛缠身和潦倒落魄,心有的光明依旧存在。

颓废的他,专心致志修着手机,如此孤单、特别落寞。江阳,为什么你还要坚持,真相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吗?当然,因为他有信念!

绵绵无期的真相之路太苦了,江阳发现钱包丢了时,瞬间崩溃。一开始只是小声的碎碎念,无助而凄凉,随后嚎啕大哭。江阳,痛快哭一场吧!我们陪你一起!

豆瓣评分从8.8到9.2,名符其实。本剧三条时间线穿插期中,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杀人案。

初始案:侯贵平的单打独斗

热血青年的候贵平,只是去支教;只是多教授孩子们一些知识;只是想为女学生的死亡要个说法;只是用自己的方法,拯救更多的女学生;只是不想让女学生再遭受迫害。

可是他太过弱小,胳膊拧不过大腿。当他发现,官商勾结的内幕之时,他的死期到了。他被陷害强奸妇女,他被残忍杀害,死后扔入水中。坐实了的罪名,连家里人都抬不起头来。

意气风发的少年,他对人世间的美好还有些眷恋,他的梦想还未曾实现,他的正义感让他断送了性命。

我相信如果可以重来一次,他还是会有一样选择。

案中案:江阳不放弃的团队精神

李静来找江阳,让他重新调查候贵平的案子时,他有些犹豫。他不是没有正义感,对于自己的光明前途,这个案子有些复杂。

正义感爆棚的女友吴爱可,一口应承下。

真相渐渐浮出水面,他的赤子之心让他越陷越深。女友放弃了他,委托人李静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我想江阳也想过放弃吧!从前途无量的最年轻的检察官科长,到陷害入狱三年,一身疾病的手机维修工,

长夜无眠,是他的善良和固执让他坚持下去,还是,朱伟警官和陈明章法医的陪伴。

严良在找到伪装成流浪汉的朱伟时,朱伟说:“我和江阳,就像两个破瓦罐,一次一次被摔的粉碎,又一次一次不服气的站起来,继续调查。家庭不要了,事业不要了,我小心翼翼的躲在黑暗中,等待机会,你知道我多渴望阳光底下的那点亮吗?不为别的,就为了心中的一口气。开始我不知道这口气是什么,但后来我想明白了,是一种信念。一个人为非作歹一时,不可能逍遥法外一辈子。一个人你再有钱,权利再大,普天之下你大不过法,就为了这口气,这个信念,我和江阳这些年来互相支撑,一路走了过来。

你问我值吗?我问你,严良。这件事一个刑警不干,你指望谁来干,平头老百姓吗?”

越挫越勇的他们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!幸好,黑夜过后,总会迎来曙光!

最终案:严良的正义支队

鼎鼎大名的律师张超,在地铁站抛尸,死者是他当大学教授时的学生,江阳。

原本承认自己杀人的张超,在法庭上突然翻供,说江阳死的时候,他不在现场。

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,警队请来了“没有破不了案子”大神严良来协助。

跟着严良的的步伐,抽丝剥茧,我们看到了案子的本来面目。

一场精心谋划的杀人案,血淋淋的展现出来。这场杀人案中,参与者不止一人。

江阳自杀,用自己的死还侯贵平一个公道。陈明章给江阳准备了死亡装置。张超是要制造舆论,让世人以为自己是凶手。朱伟躲在暗处,为警察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。记者张晓倩帮助朱伟传递信息。

他们虽然没有死亡,可是他们在决定做的时候就犯法了,他们想好了付出的代价,值得!

死得其所,无愧于心!

江阳临死前曾说:“这些年太难了,就像是一个无尽的长夜,无数次憧憬着黎明的到来,我不止一次问自己,这样做到底值不值,后来我明白了,所谓的值不值,就是当你的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,你还有没有遗憾,等我把一切都做完,我就没有遗憾了。尽力了,我们都尽力了!”

《沉默的真相》死亡换来的真相

沉冤未雪!大温未破谋杀案竟达这个数字,有的还是几十年前的命案!

198

大家都知道加拿大警方、包括温哥华警方,破案率一直很低。尤其是涉及到独立屋的入室盗窃,被偷的屋主基本上是叫天天不应。警察?作用聊胜于无,最多立个案。

入室盗窃案破不了,好歹有房屋盗窃险,能弥补一大半的损失。而如果凶杀案破不了,让凶手逍遥法外的话,那么带给受害者亲属的只会是伴随一生的悲痛。

令人震惊的是,大温地区、低陆平原的凶杀案破案率同样“居低不上”!在2016年的一份统计里,《温哥华太阳报》给出的数字是290 ——

请想想,大温地区一年才发生多少起凶杀案?可能只是两位数吧?而只是在过去的14年里,就有300起破不了案,大温警察难辞其咎。

其中,温哥华市的未破凶杀案是最多的,达到86起、其次是素里的76起,本拿比都有22起。大家只要联想一下前些天申小雨案件就知道,这里的凶杀案有多难破获。若不是一次“无心插柳”,申小雨案件说不定也会变成悬案。

在VPD COLD CASES这个专门刊登悬案、呼吁大家给警察提供帮助,其中最大的“悬案”是以下几个:

Chantel Gillade,被谋杀于1995年9月1日。她的尸体在温哥华的一个小巷子被发现,身上被缠着蓝色胶带,被谋杀时年仅28岁。这个悬案至今已经23年,一直没有线索。

Mary O’Donnell,被谋杀与于1988年7月28日,距今已经30年!她的尸体在温东Lakewood街被发现,她刚刚离开旁边的A&W没多久。接近闹市区被谋杀,居然30年都破不了案。

Mayvette Monzon,被谋杀于2005年9月23日,尸体在早上被发现,凶手13年都没被抓获。以下这几位的情况类似,有的案件也是拖了很久很久,但杳无音信。

其中有几个命案堪称“黑白照片时期”的命案,比如1958年遇害的The Pauls一家三口,距今已经60年。一般这个时期的命案还想破的话基本不可能,不说别的,60年了,凶手还活着吗?

还有在1981年9月4日被谋杀的Kristin Gurholt,她的尸体在温哥华575 Richards St被发现,这是温哥华Downtown的闹市区。连闹市区的凶案都37年未破……还能说什么呢?

两个调查机构“协同作战”,然而收效……?

就拿温哥华来说吧,大家可能认为负责破案的机构就是温哥华警察局。其实在这里,调查凶案是一次协同作战:大部分凶杀案、包括悬案是由IHIT —— 综合凶案调查小组完成的,而小部分的凶案才是由温哥华警察局负责。

IHIT机构调查员超过80人,在重大案件发生时一般会派出调查人员和温哥华警察局“协同作战”,看似是双保险,但实际效果却难以服众。放眼大温,表现最好的警察局是三角洲,Delta发生的命案由三角洲警局独立调查,破获率超过70%,是大温各个城市的榜样。

70%的破案率已是最高,而多个城市的破案率只是在50%左右徘徊。接近一半的案件解决不了,这表现,在全世界排名得多低?都不敢看。

命案远不止是帮派火拼

看到这里,也许有人会说“不用杞人忧天,大温发生的命案全部都是帮派火拼,不会涉及到我们普通老百姓”。然而数据会让人不寒而栗:

在所有的悬案中,和毒品、帮派有关的占60%左右。也就是说40%的案件受害者就是普通百姓,不是帮派分子。其中58%的命案是枪击案、86%的受害者是男性。

不光是在温哥华、在加拿大,包括在美国,有些命案虽然抓到了嫌疑人,但却始终无法被起诉、定罪,原因就是“北美的起诉标准苛刻,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能起诉、更不能严刑逼供”。

大家最熟悉的相关案件,无疑是发生在美国的章莹颖案件。嫌犯已经落网很久,但证据一直没有水落石出。在大温,很多案件也是如此,锁定了嫌疑人,无奈没有证据支持,最后不了了之。

另外一些原因,普通人也能看得出,因为这些原因和“大温入室盗窃案为什么破不了”是一样的:

在中国等国家,家里和大街小巷普遍都有摄像头,尤其是大街小巷,这非常有利于破案。但在加拿大,由于这里小路多而且相对安全,许多民众都没有装摄像头的习惯。

而且,在幽静的住宅区,也没有马路上的摄像头。甚至,和邻居相隔较远,发生盗窃、甚至谋杀时,也没人能为你作证。

至于在幽静的公园里,监控设备就更是“屈指可数”了。继续来想一下申小雨案件,中央公园里什么证据也没留下。

另外,监狱设备良好,外加加拿大没有死刑,也让很多罪犯认为“大不了被抓,反正有吃有喝”。在加拿大的监狱里,生活不是暗无天日,甚至过的还很潇洒。这让许多罪犯更加无所畏惧:大不了就是换个地方生活罢了!

大温城市发展日新月异,治安问题也日益严峻。如此多的悬案、如此低的破案率,我们又能改变什么?注意自身安全、提高防患意识,才是大家唯一能做的事。

温哥华Oakridge展会上海专场报名

转载声明

欢迎转载Vanfun温房网文章,转载请注明来源:“本文转载自温房网,搜索微信号wenfangwang 即可关注。”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