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选网
当前位置:都选网 > 综合百科 > 正文

膑刑有多残忍_孙膑膑刑的过程

膑刑有多残忍

膑刑有多残忍?活活挖下人的膝盖骨,单是想想就觉得疼!

提起鬼谷子我们都知道,他有四个闻名于世的徒弟,但不知是何原因这四个徒弟纷纷两两相争,并且还有两位分别被施刑古代酷刑,一个是受膑刑的孙膑,一个是受车裂而死的苏秦。

今天我们暂且不谈苏秦,讲一讲受膑刑而导致残疾的孙膑。孙膑受膑刑完全是受到了师兄庞涓的陷害。但好在鬼谷子善于占卜,早就料到了孙膑命里会有一劫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当年庞涓先行孙膑一步下山,到达魏国的庞涓凭借着鬼谷子徒弟的身份,被封为了元帅。但他实际上肚子里毫无章法就是草包一个。后来孙膑下山投奔庞涓,庞涓嫉妒孙膑的才华,便不想让他留在魏国抢他饭碗,但孙膑若是不在魏国,跑到其他几国之中定会成为庞涓的强力对手。于是庞涓便假用同门之情对孙膑施以膑刑。

所谓膑刑就是指挖掉犯人的膝盖,使犯人再也不能直立行走。孙膑本是习武之人,不能站立就等于成了一名“废人”,显然庞涓早就想到了这一点。在孙膑“诈疯癫”之后,庞涓便没有再对孙膑施过刑罚,在他眼里,孙膑已经成了一个彻底的无用之人。

只是他没有想到,这只是孙膑的缓兵之计,孙膑被害后得到了齐国人的相救。逃离虎穴之后,孙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“改名字”。对!你没有听错,孙膑作为军事家孙武的后代,心中早就埋下了成为军事家的种子,苦练武学数十载,就这样被膑刑磨成了灰烬。“膑刑”对于孙膑而言决不能忘,于是孙膑就成了“孙膑”,而孙膑以前的名字,史料中并未记载,至今都无处可寻。

孙膑改名之后,便开始了自己辉煌的军事生涯,田忌赛马证明了他的军事才能,围魏救赵削弱了赵魏两国实力,而马陵之战不仅报了膑刑之仇,还将孙膑的军事才能推向了顶峰。

孙膑以膑刑而改名,膑刑也因为孙膑而有名。自孙膑之后,膑刑这种刑罚在史料中的记载,便没有了具体的受刑者。

膑刑有多残忍

引言一、孙膑受膑刑和黥刑二、桂陵之战,孙膑第一次给庞涓教训三、马陵之战,庞涓绝望自杀结语

海明威曾在《老人与海》中说:“

由于受到同门师兄弟庞涓的忌妒,孙膑被设计陷害,在膑刑和黥刑中失去行走能力与被脸上刺青,从此当将军的梦想破灭。

虽然身体上受到摧残,但孙膑的意志依然很坚强,在别人的帮助下出魏抵齐,并在接下来的几次战役中狠狠地打击庞涓,逼得他自刎而死。

那么,孙膑是如何打击庞涓的?

据说,孙膑与庞涓曾经在同一个老师的门下学习。在快要出山的时候,庞涓选择了去当时最强大的魏国发展,孙膑则更有意向于齐国,但始终都没有动身,一直跟随在老师身边学习。

不到几年,庞涓在魏国混得风生水起,得到魏惠王的重用,手中掌握了一定的兵马,距离其干一番大事业只有咫尺之遥。尽管起步比孙膑早,又得到当时霸主魏惠王的重用,但在庞涓的心目中,总感觉孙膑要比他优秀得多,认为在某一天的竞争中,孙膑会成为他最大的绊脚石。

所以,庞涓想到一出“好计策”。他以同门师兄弟的关系,将孙膑引诱到魏国,并向孙膑表示,要将他举荐给魏惠王,将来一起做大事。

孙膑对庞涓的糖衣炮弹不加怀疑,很快就应约而去。哪成想,他已经一步步地落入庞涓设下的陷阱中。庞涓给他安了一个假设的罪名,让他一下子就受到膑刑和黥刑

所谓的“膑刑”,就是将人体的膝盖骨用木条生挖出来,让受刑者变成残疾人;“黥刑”,即在人脸上刻字,让其一辈子都见不得光。

孙膑的本名叫做孙伯灵,因为获得“膑刑”,才因此而永远改名。他差点儿就为此变疯,因为他学习兵法和谋略的最高目的,就是当一位驰聘疆场的将军,但失去双脚就意味着一辈子都躺着,或是坐在轮椅上苟延残喘。

不甘心于梦想的破灭,为躲过一劫,他只能装疯卖傻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,他以前来魏国访问的齐使相遇,在其帮助下离魏抵齐,成为田忌门下的一个门客。

《孙子吴起列传第五》记载,戚薇王喜欢赛马,经常与手下的田忌、干朋等大将赌马。这个给孙膑一个出场的机会,在他的建议下,田忌以劣等马赢过齐威王,让齐威王刮目相看。

孙膑也因此而获得重用,在他做的两次军师中,一共为齐国赢得了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,一举奠定秦国的霸主地位。

周显王十五年(公元前354年),赵都邯郸被魏国及其领导的联盟国团团围住,经过一年的战斗后,赵国最终向齐国求救,并爆发了相当著名的桂陵之战,让孙膑一战成名。

战国初期,经过魏文侯的改革,魏国在众多国家中发展最快,引来了其他诸侯的戒备。

周显王十三年(公元前356年),赵成侯与宋桓侯、齐威王在平陆(今山东汶上)相会,并在阿(今河北南阳北50里)同燕文公结盟,由此而对魏国形成一个包围圈,让魏国头疼不已,一直想要将其破解。

公元前354年,赵国入侵卫国,夺取卫国的漆和富丘,让魏国感到威胁变得更大。作为卫的保护国,魏国与宋国联合,共同助卫反击赵国,顺便解除被围之危。三国联军很快直逼赵都邯郸,由于势单力薄,赵国只能闭门而战,并于发生战斗后的第2年向齐国求救。

此时,魏国西边的秦国也乘虚出兵,直取魏国的少梁,这一场战役没有让魏国取得解除危机的目的

齐威王认为,这是削弱魏国力量的大好时机。他虽然同意派兵救援赵国,但更希望看到魏赵两国都俱时再出手,所以听从了干朋的“承魏之弊”的战略方针。

为营造援救赵国的假象,他们先让少量的兵力向南边的襄陵移动;然后等到魏、赵都疲惫时,再派以田忌为主帅、孙膑为军师的主力部队向魏国进发,给魏国来一个避实就虚的打击。

起初,田忌本想着在邯郸与魏国决一死战,但孙膑认为这对齐国不利,

田忌对孙膑的这一计策拜服,从带齐主力直逼魏都大梁。事情也如干朋的预料,在齐军出发的过程中,赵都邯郸已被攻破。

主帅庞涓闻知齐主力向大梁方向进发后,也顾不得已经到手的邯郸,只让少部分兵力留守,自己亲率大军去围堵齐军。

孙膑判断魏军定会经过桂陵(今山东菏泽东北一带),所以让齐军在这里设伏,准备截击魏军。不久,魏军果然路经桂陵,被休息已久的齐军打得大败,主帅庞涓被生擒,但作为仇家的孙膑却将之放走,而后在第2次相遇中,孙膑不再客气。

周显王二十七年(前341年),魏公在商鞅的建议下,于宋国都城外的逢泽举行会盟,大摆天子仪仗,宴请列国皆赴会,自己开始称王。

但是,齐国和韩国并没有赴会,让魏惠王大为恼怒,于当年就发兵攻打韩国。韩国是七雄中势力最弱的,所以只能去寻求齐国的帮助。

作为盟友,齐国答应了救援,让韩国人心振奋,倾全国之力与魏军抗衡,但仍接连5次被打败,只能再次向齐国告急。

齐威王抓住韩魏都消耗的差不多的机会,果断出兵救韩,田忌、孙膑依然被任命为主帅和军师,带兵与魏军对抗。

魏国眼看着胜利在望,齐国又再次出兵干扰,由而大为恼怒,果断放过韩国,将矛头直指齐军。魏惠王收回攻击韩国的部队后,马上让太子申做上将军,庞涓做部将,带着10万多魏军直奔齐军而去,想要与齐军决一胜负。

此时,齐军已经进入魏国的境内,孤军到达魏国的纵深地带。孙膑主要做两手准备,一是利用魏军的高傲,引敌深入;二是仔细地勘察地形,找到一个有利的伏击点;最后制定减灶诱敌、设伏聚歼的作战方针。

尾随在齐军身后的魏军果然中计,一路上看到齐军炉灶越来越少,魏军也丢下重资,轻装出击。

孙膑最终选择马陵作为伏击地点,他先让1万多名善于弓射的射手埋伏于山路的两旁,再命人把在道路旁的大树的树皮扒开,写下“庞涓死于此树之下”的几个大字,并规定以火光为信号、万箭齐发

庞涓带领的魏军日夜兼程地追到马陵,当时已是黑夜,只见路旁一棵树很白,中间有看不清的字样,因此而命人点火看字。哪知,路的两旁突然万箭齐发,让魏军猝不及防、死伤无数,在混乱中溃败。

败局已定,庞涓怒而自杀。齐军对已经失去组织和纪律的魏军继续攻击,全歼魏军10万,俘虏太子申,让魏国元气大伤,从此衰落。至此,孙膑的大仇也终于报了

遇上庞涓算是孙膑的不幸,但在不幸之中,又造就了不一样的人生。孙膑本以为,凭借着多年学习而得的兵法,可以驰聘疆场、造就一番伟业,成为功留千古的大将军。

而庞涓的嫉贤妒能,让他失去了双腿和该有的面貌,从此只能躲在帷幄之中,进行一些策略上的建议,将军的梦想也由此破灭。而运筹帷幄之中,并没有限制他的才华的外露,最终还是造就了一番伟业。所以,祸福相依的道理在他的身上也能找到。

参考资料

《竹书纪年》

《史记》

相关文章